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認  
閱讀內容

湖南春節人口去哪了?長沙、北京是最親密的CP?

[日期:2020-01-05] 來源:新湖南  作者: [字體: ]
湖南的春節“朋友圈”

2018年的春節,我是在東莞的一個小鎮度過的。

那里聚集著一群在異鄉過年的湖南人,他們是第一代南下的闖蕩者。

他們在春節臨近時努力拾掇自己,買上一件皮衣、皮鞋,給孩子帶上一兩塊電子表,擠上慢火車或者干脆乘坐“豬籠車”回鄉,一身疲憊,還要努力裝出一副衣錦還鄉的樣子。

第一代打工者老去了,如果發財夢已經破滅,便不再努力裝扮“衣錦還鄉”,索性不再奔波,不再回鄉過年——即使旅途已經變得通暢快捷許多。他們老了,也就不忌諱談起當年春運回鄉的窘境:從火車車窗爬進去,睡在火車的廁所里,一年的辛苦錢綁在腰間捂出汗來,手心緊張得冒汗……又是一年春運時,我不知道他們今年是否回鄉,是否會加入這場一年一度的大遷徙。

2020年的第一期,我們把目光轉向春運,用另外一種視角——通過大數據去看待這場大遷徙。這個大數據視角下的春運,我們只是遷徙的鳥、搬家的螞蟻。無數鮮活個體的回鄉或遠行故事,聚成冰冷龐大繁雜的數字,連接起省與省、城市與城市,也勾畫出湖南的“朋友圈”。

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是個哲學問題,在中國卻是一個巨大的民生問題。

文/唐兵兵

大數據下的春節遷徙

株洲和萍鄉“老鐵老鐵”的


▲人口遷徙熱度數據由“位和人口流動數據發掘分析云平臺”提供支持。 注:數據包括汽車、火車、飛機運輸公共交通(不包括自駕)。 數據僅供參考。 統計時間 2019年春節前15天到正月十五(2019年1月20日—2月19日) 湖南各市州人口流出熱度(包含省內間人口遷徙熱度)

撰文/瀟湘晨報記者 唐兵兵

早晨起床,查看微信,刷牙的間隙用手機聽一首歌,點個外賣,散步……你的生活軌跡都會成為大數據的一部分。大數據比你更了解自己,讓人細思極恐卻又無法逃離。小到個人的生活習慣,大到一個城市之間的交流,無不在大數據里顯現。

我們通過大數據勾勒出湖南各城市與全國其他城市之間的關系、往來,根據人口遷徙的密集程度來衡量兩地的“感情”。后來才發現,這并不是一件十分靠譜的事情。比如,湖南人最多的目的地是廣東,在感情上卻缺乏親近感。城市與城市之間的感情,并不像線條數據那樣直觀簡單,而更像人與人的感情,更加微妙和復雜,這是大數據無法分析的。

在“位和人口流動數據發掘分析云平臺”可視化地圖上,湖南株洲與江西萍鄉的聯系是一根非常細微的線條,往來的人口流動數據也并不十分驚人,但是,彼此之間的親近感卻是其他城市難以取代的。

大數據顯示,2019年春節前后一個月時間里,萍鄉共有12萬人流入株洲,11萬人流入長沙,而且,31天不間斷,可謂情感深厚。

萍鄉人來長沙比去南昌更方便

“有的同事,基本上每個周末都會去株洲或者長沙,比當地人還熟悉好吃的、好玩的!蓖鯐约眩ɑ┦瞧监l人,在她看來,萍鄉與株洲的親近感幾乎是天然的,她從小就經常往來于株洲、長沙和萍鄉之間。

王曉佳是在南昌上的大學,2014年畢業,選擇到株洲工作。

“離家近”,在距離上,株洲離萍鄉不過80多公里的路程,而南昌與萍鄉相距260多公里,開車需要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她已經幾年沒有去過省會南昌,在她印象里,坐火車從萍鄉去一趟南昌實在是一件格外輾轉的事情,“高鐵到了火車站,到市區,打的要100塊錢,不過,現在地鐵好像開通了”。在;韬钅贡煌诰蛑,她甚至想不到去南昌的理由,“買東西,可以到長沙去,高鐵只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下了高鐵坐地鐵到五一廣場,啥東西沒有啊”。

如果是去株洲,大部分萍鄉人不會選擇坐高鐵。雖然高鐵速度更快,卻要從長沙繞到株洲,要五十多分鐘的時間!捌胀ɑ疖,14.5元,也只要一個小時多一點!毕啾扔陂L沙,王曉佳更喜歡“城市不大、交通方便”的株洲,她覺得長沙人太多,過于擁擠了。而更多的萍鄉人喜歡去株洲的理由沒有這般文藝,而是因為生意上的往來,因為株洲有湖南最大的服裝市場,“萍鄉商業街的服裝店大部分都在株洲蘆淞市場進貨”。因此而致富的故事不少,激勵著無數人來到株洲開啟自己的服裝事業。

王曉佳大學學的是新聞,選擇湖南,除了“離家近”,還因為湖南名聲在外的媒體氛圍。最初她在株洲一家報社工作,用腳步丈量著株洲。工作一年之后,她在株洲買了房,準備定居株洲。后因種種原因,王曉佳又回到萍鄉,考上了公務員,結婚生子。因為房子的事情,她還是經常到株洲去,“有時候辦事,一天可以兩個來回”。株洲的房子,王曉佳并不準備賣掉,租了出去,“留著唄,說不定哪天又回株洲了呢?”與其說是篤定,不如說是她內心里留戀和對株洲的城市認同。

地理上的靠近,其實并不足以解釋株洲與萍鄉之間的情感,醴陵與萍鄉交界,語言相近,萍鄉卻往往忽略醴陵,直達株洲市內或者長沙!磅妨,沒什么好玩的!背鞘信c城市、人與城市之間的感情,并不是完全由距離決定。

株洲萍鄉往返,乘火車略高于汽車

萍鄉與株洲之間的80公里春運,有兩種交通工具可以選擇,火車和汽車。對于王曉佳來說,汽車和火車同樣便捷,“在株洲,到哪里都基本上是一趟公交車。不必糾結!薄拔缓腿丝诹鲃訑祿l掘分析云平臺”中的數據顯示,在萍鄉與株洲的往來中,兩種交通工具的選擇基本持平,火車略高于汽車,“畢竟相比而言,火車便宜得多”。

王曉佳做記者時,每年都會去株洲火車站蹲守關于春運的故事,自己卻沒有真正體驗過那場浩大的遷徙。八十公里,一個小時,對于這場最大遷徙來說,實在太微不足道了。而且,作為外省人,王曉佳在單位能享受作為外省人的格外優待——每年春節提前一天放假,雖然她距離家只有80公里的路程。所以,對她來說,春運并不是非常緊張的時刻,不用讓人助力搶票,也無需在深夜里排隊在火車站里等候。

在株洲兩年,王曉佳趕上兩次春運。

她對于春運的印象卻是兩種完全不同場景。一幅場景是擁擠不堪的火車,另外一幅場景是空蕩的火車車廂。擁堵是株洲往萍鄉,還是年后萍鄉往株洲,她怎么也想不起來;氐郊亦l的王曉佳,不需要為春節回鄉而奔波,下班后,步行十幾分鐘到家,和家人一起吃飯,這是她向往的生活!捌监l城市很小,比株洲還小!痹谕瑯硬淮蟮钠监l,她能看到株洲的影子。

王曉佳還時;刂曛奕。她的每次往返,都被記入大數據里,成為微不足道的“1”,跟更多的人匯聚成一條連接萍鄉與株洲的線條,訴說著兩個城市的故事。

誰才是湖南往來最多、最密切的“朋友”?你可能想不到


▲2019年2月10日,正月初六春運返程高峰。

歷史上的湖南,是孤獨的,“朋友”不多。

三面環山,北面是洞庭湖。去北邊湖北要穿越九死一生的洞庭湖,隔壁東邊的“江西老表”,來探一回親,也要翻山越嶺……

有位禪師說過:“山不過來,我就過去!边@符合湖南人敢為人先的性格。


▲2020年1月1日,長沙汽車南站綜合交通樞紐正式 運營,可刷臉乘車。

組圖/毛尚文


▲2020年1月1日,長沙汽車南站試運營非常順利,截至下午6點,運送旅客5000余人。這里乘車的主要是省內的旅客。

改革開放后,湖南迅速成為重要的人口輸出地。湖南人順著交通線蔓延滋長,建立起了自己龐大的“朋友圈”,近有毗鄰的湖北、江西、廣東,遠有西藏阿里、新疆和田。

誰才是湖南往來最多、最密切的“朋友”?大數據知道。


▲2016年1月31日,長沙火車站,天空中的幾朵小雪花引起了幾位小旅客的關注。因城市交通線的原因,懷化人流動多考慮向東還是向西。

我們通過“位和人口流動數據發掘分析云平臺”,梳理了近五年春節前后約一個月時間(臘月十五—正月十五)的人口流動數據(數據包括火車、飛機、汽車公共運輸工具,不包括自駕)。在這場大遷徙里,每年平均有15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與湖南發生或多或少的人口往來。在遷徙地圖上,聯結湖南與各地的線條,像雜亂密集的蜘蛛網,孰親孰遠,一目了然。感情可以偽裝,數據,不會撒謊。

撰文/瀟湘晨報記者 唐兵兵

懷化東西走,岳陽南北走,都由城市的交通線決定


▲2019年1月21日,長沙南站春運第一天。

北上還是南下?是需要遷徙的湖南人在春節結束后面臨的選擇。

而懷化是個例外,他們更多考慮的是向東還是往西,向西往云貴川,向東往江西、江浙、長三角,而更多的懷化人會選擇向東。對于懷化來說,南下或北上,遠沒有往東或往西方便。這個“火車拉來的城市”,乘坐著火車去往遠方,火車的方向,決定著他們的方向。

“位和人口流動數據”連續五年的流動人口數據顯示,懷化人并不像其他市州的人一樣熱衷于南下北上,而是沿著懷化最重要的交通線——滬昆線遷徙。以2019年的數據為例,2019年春節前后一個月,懷化人向廣東的遷徙,主要集中在廣州、深圳、東莞三個城市,占向外遷徙的9%(包括省內跨市流動),而北京和天津,只占懷化向外遷徙人口的3%。懷化的對外遷徙主要集中在滬昆沿線的19個城市,占懷化向外遷徙總量的42%,其中流向邵陽最多,占7.6%。外省城市中,則以上饒市最多,占4.2%,其次是金華市,占4.1%,與流向深圳、廣州的遷徙量相當。

在火車未開通之前,懷化算得上是個交通閉塞之地;疖囘B通了懷化與外面的世界,滬昆鐵路和焦柳鐵路及渝懷鐵路呈“大”字在城區交會。滬昆鐵路是一條貫穿東西的重要交通線,也是懷化最重要的交通線。連通上海、昆明,途經江浙、江西,跨過羅霄山脈,由萍鄉進入醴陵,進入湖南,穿過雪峰山,由懷化進入貴州、四川、云南,構建了湖南與東西方向的“朋友圈”。


▲2017年1月19日,長沙,李勝賢在廣州火車東站買了機械戰警玩具帶回常德石門給兩歲的兒子!〗M圖/記者金林

通過大數據可以發現,相比于由滬昆鐵路與懷化相連的東部城市,西部云貴川的城市安順、貴陽、六盤水、畢節與懷化的往來就稀疏得多。

即使有火車相連東西,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懷化的東進之路依舊是段漫長的旅程,全長2633公里的滬昆線上一定留下了無數或擁擠、或溫情而又漫長的春運記憶。2002年2月,滬昆高速鐵路滬杭段正式開工,4年后,全線正式通車,在某種意義上,意味著懷化與東、西部城市的距離“縮短”了。

交通線決定著一座城市的“朋友圈”,懷化順著滬昆線向東西蔓延。身處南北大動脈京廣線上的岳陽的“朋友圈”,則以南北城市為主。從2019年的數據來看,2019年春節前后一個月,岳陽向外遷徙人數總量的前十位都是處于京廣線上的城市,除了省會長沙,位于京廣線兩端的廣州、北京,是岳陽往來最密切的“朋友”,分別占岳陽對外遷徙總量的11%、9.4%(其中包含省內城市)。

無論是交通線的蔓延,還是交通工具的提速,都讓世界“變小”了,喜歡折騰、愛好交游的湖南人,定然會順著交通線,到達公路、鐵路的神經末梢,把各地納入到自己的“朋友圈”版圖。

長沙、北京是最親密的CP

湖南與廣東走得最近,是被大家公認的。那么,具體到城市呢,哪些城市“出雙入對”,是最親密的CP(配對、情侶的意思)?


▲2017年1月19日,長沙,41歲的康海霞抱著兩歲的兒子和家人回婁底冷水江,并帶了紅酒和五糧液回家過年。

其實,最親密的城市CP并不在廣東與湖南之間。從數據上來看,長沙、北京這對CP,往來最為密切。2015年—2019年,春節前后一個月的時間里,兩城之間的人口流動都高居湖南城市CP的榜首。其中2016年,兩城往來最為密集,從長沙流向北京的人數達到427萬,北京流向長沙的人數總量達428萬。不過,這對熱烈的CP,似乎也不太穩定,2019年,兩城之間的流動打了個對折,只有230萬。一是全國流動人口規模下降的大背景,二是因為北京限制外來人口。

衡陽—廣州、永州—東莞之間則是“單純”的經濟CP,第一代打工者在廣東選擇了城市,影響了后來者的聚集。廣州每年春運,流向湖南的人流中,衡陽占據著絕對優勢。2015年春節前后一個月,從廣州流入衡陽的人數達到150萬,占了廣州流入湖南總數的20.5%。即使廣東向湖南遷徙人口大幅下降的2019年,從廣州流入衡陽的人數也達到了83萬,遠遠高于湖南其他市州,其中并不都是返鄉者,也有春節期間到南岳旅游的游客。2018年春節區域旅游排名,衡陽市在地級市游客接待量可是排名全國第一位的。

永州與東莞之間的關系,就沒有衡陽與廣州那樣牢不可破。根據位和人口流動大數據,春節前后一個月的人口流動數據,2015年—2018年,永州與東莞的親密關系就一直受到郴州和衡陽的挑戰。數據顯示,2015年,春節前后一個月,東莞市遷往永州的人數為52萬,衡陽緊隨其后。2019年,永州的地位被郴州、衡陽雙雙超越,屈居第三,郴州以微弱優勢成為東莞的新CP。


▲2017年1月19日,長沙,鄧云秀從安徽婆家帶了禮品和老公回湘西娘家過年。

除了因為政治和經濟原因緊密結合的城市CP外,還有青梅竹馬,因為情感連接的CP。比如岳陽、常德—荊州,株洲—萍鄉……這些地緣接近的相互流動,彌補了湖北、江西與湖南之間相互吸引力不足的遺憾。

2018年2月8日—2月22日百度遷徙的數據顯示,荊州有連續四天位列湖南流出人口首位。2月11日,從湖南流出到荊州的人口總量,占湖南流出人口總量的7.08%。而春節前后一個月中,從荊州流入湖南的人口主要進入常德和岳陽,分別占流入湖南人口總量的34%、38%。

根據2017年大年初三至大年初六的百度遷徙數據,可以清晰看到,從岳陽、常德去往湖北荊州的人數比例達到岳陽、常德春節外遷人口總量的60%以上,而株洲則遷往萍鄉最多,占比超過株洲外遷人口總量的50%。顯而易見,這些邊界城市間的往來,更多的是春節的探親之旅,是真愛無疑了,不受經濟變遷的影響。

湖南的“朋友圈”,跟廣東關系“最鐵”


▲2018年,春運第四天,長沙汽車西站,打 工歸來的民工。

組圖/記者楊旭

改革開放以后,南下,就成了湖南人淘金的代名詞。數十年里,無數的湖南人前赴后繼,南下廣東。國道107線、京港澳高速公路、京廣鐵路、武廣高鐵穿過曾經阻礙湖南和廣東的南嶺,將兩個氣候完全不同的省份緊密聯系在了一起,每年春運時節,廣東與湖南之間的人口遷徙,就成了一道亮麗的景觀。拋開感情,單從數據上來看,與湖南關系“最鐵”的是廣東,這是毋庸置疑的。

在《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8》中,2015年,被稱作流動人口規模的一個拐點,2015年國家統計局公布全國流動人口總量為2.47億人,比2014年下降了約600萬人。

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湖南對廣東依舊一往情深。

“位和人口流動數據”統計,2016年春節前后一個月時間內,廣東的深圳、廣州、東莞三個城市流入湖南的人口總量不降反增,同比增加了35%,廣東這三個城市流入湖南的人口數占到各省市流入湖南總量的22.8%,還不包括韶關、清遠、佛山等湖南人比較多的城市向湖南的遷徙。

或許你認為這種遷徙,只代表往來密切,并不能說明感情深厚。

那么,微信紅包呢,是否能從側面說明感情?2017年春節過后,微信發布了《2017年微信春節數據報告》。報告顯示,廣東省以58.4億個紅包的收發個數遙遙領先。而廣東省發往湖南省的紅包個數在全國排第一,緊隨其后的,是湖南發往廣東的紅包。當然,其中有不少在廣東過年甚至定居的湖南人發給家鄉親人的,并不是湖南人與廣東人之間的往來。這并不能作為質疑兩省關系的理由,湖南人在廣東過年、定居,反倒說明了兩地“你中有我”的親密情誼。

不過,湖南與廣東的關系,更像是一對建立在金錢利益上的“夫妻”,關系并不像看起來那樣牢不可破。兩者之間的“裂痕”在“位和人口流動數據”中清晰易見,2016年開始,春節前后一個月廣東流入湖南的人口總數開始下降,廣州、深圳、東莞三個城市流入湖南的人口總數減少了11.9%。而2019年,更是陡崖式的掉落,相比于2018年,三個城市流入湖南人口數減少了47%。

為什么會有這種斷崖式的下降?其中除了自駕車和反向春運的影響因素之外,不可否認的原因是,全國流動人口規模驟降,湖南去往廣東的人口驟降。廣東的產業調整,工廠遷往內地,謀生計的湖南人不再需要南下,選擇從廣東回到湖南的年輕人們在增加。

廣州市規劃院,選取了2015年和2019年春運前十天20個人口流出熱度最高的城市,發現西安、長沙、貴陽、南寧等中西部城市流出熱度排名上升,長沙首次進入榜單,位列第15名,結論是中西部城市的吸引力快速增長。2017年,360大數據中心基于9億用戶春節春運前夕至除夕的遷徙態勢,發布“2017年春節空城指數”,在春節十大空城排行榜中,東莞位列榜首,佛山、廣州、深圳緊隨其后,而長沙位列第五,超過上海!按汗澘粘侵笖怠闭f明該城外地人多。

從前赴后繼的南下,到今天的陸續逃離。是湖南和廣東的成長與變革,也讓彼此的關系變得微妙起來。不過廣東依舊是湖南“朋友圈”中關系“最鐵”的省份,在數據上看來,是這樣的。

湖南、湖北、江西CP“感情敗給了現實”

說湖南跟廣東關系最鐵,最不服氣的應該是湖北和江西!昂虾币患矣H”、“江西老表”都代表著三省之間的親密關系。

湖南、湖北古時曾是不分彼此的一家人,雖然分分合合、聚少離多,最近的一次分家卻不過數百年前的事情。在河運時代,寶慶佬在武漢碼頭就占有一席之地。湖南湖北就像兩情相悅,卻由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終于各奔前程的情侶。湖南、湖北現在仍常被拉作CP——但是像打開一封久遠的情書,終究是有了距離。

在與湖南感情上,江西比湖北更有底氣。湖南人有許多江西移民,雖然叫作“老表”,卻是血親,往前800年,我們都是江西人。兩省就連在“外貌”上也有頗多相似之處,東、西、南三面高山阻隔,北邊是湖,一條江蜿蜒其中。甚至在地圖上,兩省都像一對擁吻的情侶。

除了這種“血緣”上親近,湖南與江西交往密切。明清時代,江西人翻山越嶺而來,江西幫深入到湖南的各個市州,在湖南商界呼風喚雨。湖南各地的萬壽宮,是江西留給湖南的信物。隨著兩地交通、經濟地位的轉變,兩者的關系變得微妙起來,口里親切地喚作“老表”,內心里卻常常把對方當作競爭對手。


▲前幾年春運出行,有列車的走道坐也是一件快樂的事情。組圖/記者謝長貴

從感情上來說,湖南、湖北、江西,三省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但是,現實是檢驗感情真假的標準。

改革開放以后,三省都迅速成為勞務輸出大省,江西、湖南長時間里占據冠、亞軍的位置。三省無數的人們南下、北上,或者東進長三角,而到彼此省份謀生的人卻在少數。以“位和人口流動數據”2015年春節前后一個月人口流動數據為例,江西省會南昌流入湖南的人口數占外省流入湖南總量的0.1%,湖北省會武漢的這一比例也只有0.6%,甚至比不上相對偏遠的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兩對歷史上的CP,現實上的往來,可見一斑。

三省之間的漸行漸遠,是感情面對現實的妥協。按照人口流動理論,人口遷移的基本邏輯是:人隨產業走,人往高處走。低收入地區遷徙到高收入地區,從城市化到大都市圈化是人口遷徙的國際規律。湖南、湖北、江西三省,雖然在歷史上都有過各自的輝煌時刻,但是在改革開放之初,身處中部的三省,誰也不比誰強多少,而且都是人口大省,勞動力富余,工資水平相當,三省間的流動就顯得多此一舉,徒增顛簸。三省的人們在感情與金錢之間,毫不猶豫選擇了金錢,奔赴珠三角、長三角等發達地區。三省之間雖然少了來往,卻常在異鄉相遇,彼此之間有親近感,道一聲“老表”或者半個老鄉。而這種感情,大數據無法呈現。

我是一個春運逆行者


▲2019年1月4日,長沙火車南站,一列動車即將進站。當日,有部分列車晚點。1月5日起,鐵路將按新的運行圖運行。

沒有體驗過激烈的搶票和擁擠的火車春運,雖然每年春節,都往返于廣東與湖南之間,這條春運人口遷徙的大動脈上。因為,我是一個反向春運者,在春節前往廣東,過年后,回到湖南,錯開了節前節后的高峰期。反向春運已經成為一種現象,倒不失為一種緩解春運交通壓力的方式。

2019年春節前后一個月,從廣東向湖南的遷徙陡崖式墜落,跟這種反向春運不無關系。

智慧足跡大數據梳理了2019年春運情況,基于聯通大數據,發表了《2019年東莞市春運出行大數據分析報告》(以下簡稱《報告》)!秷蟾妗凤@示,一個有趣的現象是,2019年春節,東莞市在常住人口凈流出比遠高于凈流入比的多年后,出現了反向流上升的現象。光是除夕當天,就有80萬人到東莞過春節,湖南成為反向流排名中的第二位,僅次于廣東省。據統計,2019年春節,從湖南到東莞過年的人數接近5萬,湖南等地反向去東莞的部分車次甚至出現“一票難求”的現象。據統計,外省前往東莞過年排名前五的城市是上海、北京、長沙、重慶、武漢,此外,河南的南陽、鄭州,湖南的邵陽、衡陽、永州,四川成都等城市也有超過4000人前往東莞過年。

這群春運的逆行者,又以60歲的老人為主。反向前往東莞過年的排名前十的城市中,60歲以上的逆行者都超過了1000人,其中邵陽市人數最多,高達2071人,二、三位湖南永州、衡陽占據,分別為1899人和1828人。常德、郴州,也在前十的行列之中。

想起當年春節在東莞望牛墩小鎮采訪過的湖南老鄉,他們在那個小鎮度過了自己最好的時光,家里的老人逝去,孩子長大追溯他們的足跡來到廣東,廣東成了他們的第二故鄉。擠上春運的火車,不過是為了團圓,家人在一起,哪里不是過年呢?
閱讀:
錄入:admin

推薦 】 【 打印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


青海快3今日开奖结果 网上兼职赚钱 中国石油股票行情 幸运农场复式奖金计算 斗牛棋牌网页版 2007意甲积分榜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 488铁算开奖结果果小说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网上赚钱骗局 怎么玩股票的